欢迎访问6up亚洲版AS | 首页!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防护服上画玩具画卡通 让孩子分辨哪个是妈妈

  盛京医院第二ICU护士张秀娇是该院第二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员,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工作,接诊的都是重症患者,进入病房需要穿上密不透气的防护服,勒上护目镜、戴上面罩,大家谁也认不出谁。为了便于认出搭档,大家就在自己的防护服上写上名字,慢慢地衣服上不仅仅有了名字,还有图画,把孩子最喜欢的玩具画在防护服上,让孩子来分辨哪个是妈妈。3月2日,“创画者”张秀娇讲述了画画的故事。

  记得第一幅画是在防护服上画了一只机器猫,希望我们可以像它一样有个百宝袋,能帮助患者解决各种问题。他们虽然没有亲人的陪伴,但我们同样像亲人一样去照顾他们,想方设法地让他们感觉到我们辽宁医疗队队员的乐观与温暖。

  同事穿着画着机器猫的防护服进入病房,患者说好可爱啊,他们笑了,我也笑了,笑着笑着泪滴模糊了我的护目镜,赶紧调整好情绪继续工作。几个小时的工作,我觉得自己的嘴角一直微微上扬,想着患者们的笑容,就觉得自己的画没有白画,我愿意用这种方式带给他们欢乐。

  有一次,我画了一条腾飞的巨龙,因为我们中国人都是龙的传人,在这个举国上下都在抗疫的时刻,我希望自己变身成腾飞的巨龙,腾云驾雾,用我的功力让病毒快点消散。后来,我又画了美少女战士、熊猫宝宝、樱桃小丸子等等。

  现在一进病房,患者们都下意识地看看我们衣服上画了什么,对于他们来说,每天看到的不是一件件冰冷又刺眼的防护服,对于我们来说,也不仅仅是一件衣服,更多的是我们给患者的爱与关心。

  同事有的孩子上幼儿园,有上小学的,还有的同事有两个孩子,大家把思念用文字和卡通人物表达出来。同事让我画多啦A梦,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大家早日凯旋。有人让我把孩子的名字、孩子喜欢的卡通人物都画上去写上去,把照片发给自己家人,让孩子来寻找包裹严严实实的哪个是妈妈,虽然看不到相貌,但孩子们看见自己平时最喜欢的小汽车或冰激凌、小狗或小猴子,以此来分辨自己的妈妈是哪一个,工作时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我成了业余的简笔画家,每天大家把图片提前传给我,简简单单地在防护服上画上几笔,大家穿上特别开心。带着色彩的防护服,同事们喜欢,病房里的大姨大爷们也喜欢!只是现在彩笔只有红黑两种颜色了,绿色的笔已经用没了。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