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6up亚洲版AS | 首页!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守“滬”天團的長寧“大白”穿上了“手繪防護

  這段時間,如果你恰巧路過浦東機場T1航站樓的長寧區集散點,會發現工作人員的白色防護服上,多了些特色鮮明的動畫形象——海賊王、聖斗士星矢、小黃人、叮當貓……這些承載了80、90后不少回憶的人物怎麼會出現在“大白”身上的呢?

  事情還得從頭說起,3月6日起,上海16個區派駐工作人員進入浦東、虹橋兩大機場,啟動24小時不間斷值守,負責人員信息登記和專車護送等工作。

  “大家都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一開始的流程對接比較忙亂,時間一長,情緒也比較焦慮。”說這話的是湯旭沁,1988年出生的他原本在長寧區體育局工作。“新冠”疫情出現后,他前去華陽街道支援社區工作,一直忙碌在社區一線。3月6日,作為首批長寧區派駐機場工作人員,他被安排到了浦東機場T1航站樓值守。

  湯旭沁的工作職責主要分兩塊:一是關注各個工作群裡的動態,及時跟組長或隊員溝通相關工作,聯系轉運車輛,定點領取團隊的伙食,統計物資數量並上報,確保組內各類防疫物資齊備,“上通下達”大抵如此﹔另外一半就是“靈活機動”,登記工作繁重,需要他時常援手,因為英國留學經歷,時不時再發揮下翻譯功能。防疫級別高、工作任務重——時間一長,現場的“大白”們每一個都變身“多面手”,期間的工作壓力可想而知。

  “可以啊,不如畫點動漫人物?很多小朋友進來看到嚴陣以待的我們有點小緊張的。”

  一次偶然間的交流,讓湯旭沁所在的小組達成了共識——用畫筆來涂鴉防護服。一方面,緩解工作的緊張與壓力 ,另一方面也給入境人員尤其是孩子創造些熟悉輕鬆的氛圍。

  於是,萌萌的藍胖子出現了,七十二變的孫大聖也出現了……還有海賊王托馬斯、小黃人等等各種形象。記者在這些特別的手繪防護服上看到,除了卡通形象外,防護服上還有不少結合新聞熱點的創造,比如那張曾經刷屏網絡的“歡迎回家 上海驕傲”的圖片,也被畫上了防護服,還留下了“@機場‘大白’們,也希望可以早日回家”的祝福,落款為“Madam M”。

  來自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出入境管理辦公室的民警毛磊,正是靈魂畫手——“Madam M”。“從小學過幾年畫畫,沒想到這麼多年之后派上了用場。”同樣1988年出生的毛磊快人快語,說話語速極快,作為出入境管理辦公室在現場的聯絡人,她不但要負責小組的常規工作,還要負責T1、T2兩座航站樓之間的聯絡工作。

  自從涂鴉小組成立后,她和湯旭沁、常一琴、孫笑天四個人就組成“畫手”小分隊,在規定時間之前到崗,為防護服“添光加彩”。

  “12小時一個班頭,做下來人真的很累,但這些動漫形象真的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毛磊告訴記者,由於防疫級別高,登記問詢耗時較久,有些乘客不免有些焦躁。這些特殊的卡通形象,卻在一定程度上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6up亚洲版AS所以,他們時常會收到歸國旅客送上的表揚。而小朋友們,自是格外喜歡這些全世界通用的卡通形象。時間一長,甚至隔壁的他區“大白”也來主動跟他們約畫。

  現在,在浦東機場各區集散點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如果長寧的“大白”們起身了,那麼就去他們的背后看看吧,會有驚喜等著你。

  “大家基本上都會約些自己喜歡的形象,或者寫一點奮斗的話語,一開始只是用記號筆簡單的勾勒,后來大家會送一些水彩筆來豐富創作。”毛磊指著一幅“to 吳文棋”的防護服告訴記者,這件防護服的主人是吳文棋的爸爸,因為一直在一線值守,和兒子聚少離多,所以拜托“Madam M”在防護服上畫一幅兒子最愛的托馬斯小火車,以表達對孩子的思念。

  而對湯旭沁來說,深得其心的是他最喜愛的球隊——利物浦,因為球隊格言“你永不獨行”。“在這場抗疫的戰斗中,我們同樣永不獨行。”

  事實上,在機場還有很多和毛磊、湯旭沁一樣的“大白”,從3月6日起,他們已經在機場駐守了20余天,每班12小時的堅守,無論對體力還是精力來說都是莫大的考驗。

  穿上防護服,他們是戰斗的“大白”﹔脫下防護服,他們和我們熟悉的小姐姐、小哥哥一樣,同樣有自己喜歡的人、喜歡的事、喜歡的球隊、喜歡的動漫形象……就像涂鴉中的期待那樣——願每一位“大白”都能功成身退、早日回家,抱抱愛他們和他們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