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6up亚洲版AS | 首页!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疫情之下集体亏损 户外用品企业卖口罩、防护服

  经历了大半年的艰难奋战,疫情的阴霾正在国内逐渐散去,但其对消费市场的影响似乎还在显现。伴随着上市公司上半年业绩预报的集中披露,眼下也成为了总结企业在疫情期间经营情况的重要时间点。

  7月15日,国内户外用品公司探路者(300005,SZ)、三夫户外(002780,SZ)先后披露了2020年中报预告。受疫情影响,两家公司均在今年上半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对于A股户外用品公司半年来的业绩表现,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无论是户外用品公司,还是类似阿迪达斯、耐克等运动品牌,其主要销售渠道还是集中在线下。疫情之下,人们的户外活动相对来说更加严谨,线下消费也更具有目的性,导致上述品牌成为了本轮疫情影响的重灾区。

  在主营业务惨淡之下,6up亚洲版AS。户外用品公司则纷纷展开“自救”措施。今年3月起,三夫户外开始推进口罩生产销售项目,一度跻身成为热门的“口罩概念股”。而探路者也向市场推出了防护隔离服(非医用防护服)、防护帽等有防疫特色的装备。

  而有关户外用品公司未来经营的展望以及是否会出现消费反弹等情况,三夫户外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疫情平稳以后,人们对户外活动有着强烈的需求意愿,但消费可能还需要等疫情总体控制后才能恢复。

  在国内消费市场中,户外用品行业一定程度上可以用“舶来品”来定义,并在2000年前后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2009年,A股中正式诞生了第一家以户外用品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探路者。此后几年中,三夫户外和牧高笛(603908,SH)也纷纷上市。

  在经历了几年的快速发展期后,行业的整体增速却在近年出现了明显的放缓。根据中纺协户外用品分会(COCA)的统计,2019年中国户外用品市场零售总额为250.2亿元,出货总额为141.6亿元,增长乏力,与2018年基本持平。也正是在全行业面临发展瓶颈的时期,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亦为其带来了新的考验。

  根据探路者披露的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报告期内,公司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亿元至1.48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8185.59万元。此外,三夫户外也在在报告期内披露了450万元至675万元的预亏数据。

  针对亏损情况,探路者称,受今年上半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公司户外主业的销售收入尤其是来源线下业务的收入较同期有较大幅度下降。

  三夫户外亦对记者表示,公司上半年受疫情影,线下门店有一段时间都处于闭店状态,疫情平稳后,各店虽然正常营业,但对客流、销售都有所影响。此外,由于赛事业务一直处于暂停状态,公司旗下的松鼠部落亲子户外乐园也有一段闭园的时间,受到以上情况的影响,导致公司销售收入和毛利率均有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对比两家公司的一季报,三夫户外实际上在今年二季度实现了扭亏为盈,上半年整体亏损金额有所缩小。但探路者的亏损幅度却在持续拉大,仅第二季度的亏损额便超过了去年的全年净利。

  根据探路者的进一步说明,存货和应收款的计提减值似乎成为公司持续亏损的最主要原因。公司表示,在报告期内存货结构中,过季产品较上年同期期末增加较多,加盟商在疫情期间的经营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不利影响。因此,公司预计需计提存货、应收款等跌价(减值)准备金额合计约1.3亿元。

  而对于另一家户外用品概念股牧高笛来说,尽管公司并未披露中报预告,但根据其不久前发布的一季报,公司在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45.62万元,同比减少1.71%。业绩下滑的原因亦指向了公司自主品牌业务受疫情影响的销售下降。

  对于户外用品公司普遍不佳的业绩,程伟雄分析道,疫情冲击之下,国内的跨省团队游曾停滞了很长时间,人们对各类户外活动也都更加谨慎,消费的积极性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另一方面,人们的消费行为在疫情之下变得不再随意,而更有目的性,在线下门店的逗留时间明显缩短,这也导致了户外消费品的实体消费需求受到严重的压抑。

  除了市场大环境和行业的整体情况,程伟雄也指出,个别企业本身存在的经营缺陷和短板同样使得公司在疫情之下受创更加严重。

  “类似探路者这类公司,其尚处于聚焦主营业务的过渡阶段,企业的一些历史包袱还没有完全甩掉。这种惯性带来的影响,导致公司很难聚焦优势资源。其此前没解决掉的库存问题、经销商回款等管理问题等可能就在疫情的压力下集中爆发。”程伟雄这样说道。

  面对整个行业的不景气,国内户外用品公司亦纷纷展开跨界的“自救”措施。根据三夫体育此前披露的信息,今年3月起,其全资子公司江苏三夫开始投入生产KN95和一次性使用口罩。

  三夫户外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共有十余条KN95生产线及十余条平面口罩生产线万只,主要出口德国、法国、英国、科威特、新加坡、美国等地。

  而从业务经营角度而言,三夫户外称,口罩生产线确实对公司整体业绩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其并未透露,这是否是公司二季度扭亏的主要原因。

  无独有偶,探路者方面亦采取了类似的跨界举措。根据探路者此前发布的一季报,面对疫情,公司投身到防护隔离服(非医用防护服)的研发及生产供应当中,同时快速新增工商注册经营范围“销售非医用防护服、医疗器械(含一类、二类)”等内容。此外,探路者的战略工厂也已办理完成第一类医疗器械隔离衣的备案手续,及获得了CE认证。

  而对于口罩和隔离服方面的跨界举措,三夫户外和探路者一度被打上了“防疫概念股”的标签。对此,程伟雄说道,户外用品企业去做口罩、隔离服,除了考虑到市场需求量,或许还有一定的“市值管理”的考虑。但就产品而言,其在专业度上肯定是有所欠缺的。

  尽管户外用品企业纷纷展开跨界自救措施,但就财报数据而言,公司的业绩恢复情况仍待观察。

  三夫户外对此表示,疫情平稳以后,人们对户外活动有着强烈的需求意愿,跑步、登山、运动健身、公园休闲等人群明显增长,但消费可能还需要等疫情总体控制后才能恢复。

  牧高笛也在今年5月末披露称,拟终止“仓储中心及产品展示厅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3541.67万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从而在疫情期间保持公司流动资金充裕,提升资金使用效率等。

  程伟雄对此谈到,目前国内疫情虽已得到了较好的控制,但国外疫情情况不容乐观。综合来看,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因素依旧很大,企业必须要适应“疫情常态化”的事实。而针对有业内人士提到的户外用品消费反弹,这也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话题。目前来看,户外用品公司还是很难在短期内实现业绩逆转。

  但也需要看到,疫情的发生也对户外用品行业带来了一些正向的调整与变迁。例如,探路者在一季报中曾表示,应对疫情,公司已强化线上营销,利用线下门店所积累的客户群资源,综合利用微信小程序、抖音等新营销工具实现的销售转化。

  “通过这次疫情,进一步触动了消费产业线上、线下的互融互通。对于渠道更依赖传统线下的户外用品公司来说,这个趋势利于企业作出自如的渠道管控,其未来的发展空间也会更大。”程伟雄说道。但也要注意到,在未来的竞争中,线上流量的成本也可能急剧攀升,企业在转型中也要做好充分准备。

  谈及这次疫情为户外用品行业带来的经验和教训,三夫户外则表示,企业一定要做好成本控制、加强数字化营销销售和线上运营销售,同时还要积极寻找主业和防疫的结合点,从而进行业务方面的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