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6up亚洲版AS | 首页!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我们每位女战友的防护服上 常画着一个大大的笑

  在武汉,医院就是一个个战场;医务人员,就是一个个战士。我要点赞我们的女战友,她们笑对困难,虽然口罩挡住了她们的面容,但她们把“笑脸、金句”画写在防护服上,把乐观精神传达给病人。

  目前,武汉定点医院主要收治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随着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不断增多,医疗物资供需矛盾比较突出,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防护用具仍比较紧缺。尽管披着战袍,精神高度紧张,体力消耗很大,本应该吃饱喝足。但我们为了节省防护用品,上班前都忍着少吃不喝,甚至穿上纸尿裤,舍不得上了一次厕所,又要更换掉一套防护用品。

  对于许多女战士来说,她们遇到的困难更多。一到武汉,温医大附一院护士何美青、附二院护士王密芳、项飞,温州市中心医院护士胡珍珍等为了减少交叉感染,就剪去秀美的长发。但更挑战女战士的还是,她们体力毕竟不如男性,由于长时间在密闭、缺氧的状态下穿戴防护用具,她们几乎都出现了缺氧、头晕、胸闷等症状,忍受着面部被护目镜和口罩勒出的疼痛。温医大附二院护士马萍等还出现哮喘发作等身体不适,但依然坚守在第一线。

  还有,女战友有时还要和我们一样去干粗重活。我们所在的武汉第四医院,随着危重病人数量增多,医院的氧气应用量已经达到日常用量峰值的10倍以上。没有氧气,就不能投入更多的呼吸机来对危重病人进行救治。有时医生在抢救病人,女战友们只能自己拖着沉重的氧气罐,穿过长长的走廊,把氧气罐拖到病房。

  在20楼病房,有十几名危重患者、重症患者。重症护士王密芳、项飞等时刻准备抢救处于生死线上的病患。平时,还要当护工,一位老婆婆是危重患者,忽然大便失禁。王密芳等马上帮她清理了所有的衣服和床单,更换上干净的衣物。走出病房,王密芳说:“这里没有护工,我们要帮病人解决所有的困难。”项飞说:“简单概括,包括吃喝拉撒睡。”

  一位47岁的患者病情持续反复,处于危重状态。在急救的同时,有着16年护理经验的项飞还为患者做着心理疏导。“你要鼓足勇气,千万不要害怕,你老婆就在身边。”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救治,患者的呼吸回到了每分钟30多次,氧饱和度也上来了。

  温医大附二院护士胡丹红也利用自己还是心理咨询师的专长,与患者近距离接触,耐心为患者做心理辅导。

  胡丹红还向全队发起倡议:“在我们实施救治的同时,让我们的言行也成为创造奇迹的动力。用最简短的话语、最柔和的语气,给患者力量。”她的倡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

  我们每位女战友的防护服上,都画着一个大大的笑脸。“病人看不见我们的笑脸,所以我们在胸前画一个。”胡珍珍说。王密芳则在防护服上画上两颗心,还写上“有密芳,更健康”。

  女战友们还很贴心地买来了几十张贺卡,写上几句温馨的话送给病人:“祝您早日康复!请相信熬过漫漫冬天,终会迎来春暖花开!”。尽管格式不大规范,但病人收到后,心情大不一样。

  这些女战友技术娴熟,和我们医护配合默契。有天凌晨四点,22床患者病危,女战友们迅速跨楼层调配设备,何美青搬来氧气罐联合设备带双路供氧,陈海萍抽血化验,项飞上速尿,甲强龙,胡珍珍上硝甘,6up亚洲版AS。侯丽珍紧握着患者的手给予心理支持,虽然来自不同的医院,但女战友们沉着冷静,和医生配合默契,将精良的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最后病人转危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