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6up亚洲版AS | 首页!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医护日记|病房与办公室间用手机传图穿脱防护

  查琼芳 第一批上海援鄂医疗队队员、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呼吸科主治医师

  万家灯火团圆之际,有一群人他们“逆行”向前,放弃假期,放下家庭,坚守在临床第一线。

  从1月26日起,澎湃新闻浦江头条栏目推出《医护日记》,记录那些在临床一线为人民健康而战的医护人员。

  20200202,是个充满爱意的对称日:武汉,爱你!上海,爱你!中国,爱你!2月2日是援鄂第九天,天灰蒙蒙的,下起了小雨,但我的心依旧热忱忱。刚刚整理干净的医生办公室查琼芳供图昨天(2月1日),陈德昌主任带着我们队几位ICU的专家,在隔离病房坚持了几个小时,完成了上海医疗队在武汉的首次气管插管和首例ECMO(即体外膜肺氧合)操作,我深深地为上海医疗队感到自豪!

  做完ECMO的病人对医护人员有更高的防护要求:所有人进入隔离病房都必须带上护目镜。

  我们组昨天又转来了一个危重症的新冠肺炎病人,才44岁,但病情很重。主任表示,如果病人病情有变化,需要插管,通知他,他来插管。作为我们三楼重症组的副组长,主任一直都在身先垂范!

  今天查房班,在防护物资相对紧张时,我的任务是协助白班的医生完成文书工作,不用进隔离病房。病房的环境越来越干净,墙上贴了很多操作流程和联系电话,方便大家及时沟通和规范操作。隔离病房和医生办公室也可以通过手机联系,这样病房里的信息随时能通过微信以图片的形式发出来,减少了医护人员穿脱防护服的次数,有效减少了资源的浪费,病人的病情变化也随时能够直观的传送出来。方便大家群策群力,因为集体的智慧是无限的。

  下午,在我们第一组小组群里,又有了一个消息:我们的19床患者因为疾病而烦躁,扯掉了自己呼吸机的面罩,并且一把抓住护士的隔离服,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如果防护服被撕破,医生暴露于污染区,极有可能也会被传染。6up亚洲版AS庆幸的是,今天护理他的是位男护士,体魄比较健壮,同时由于病人生病时间长,没有多少力气,也幸亏护士穿的黄色隔离服质量比较好,最终没有发生意外。后来六名医护人员及时去帮忙,才让他安静下来。

  确实,在ICU的病人很多会有疼痛、焦虑、躁动或者睡眠障碍等心理障碍。前几天,这个病人就表现出了焦虑和躁动,我们也给他用了抗焦虑和镇静的药物,但因为病情的变化,血压下降,就减少了剂量,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需要跟小组ICU的汪伟老师好好学习关于ICU镇痛和镇静治疗,以缓解病人接受治疗时的焦虑症状。我们需要考虑一个安全的用药方法,既不能影响病人的呼吸和血压,又要保护我们医护人员的自身安全。毕竟是传染病房,这份挑战着实考验着我们所有人。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整理)(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